當前位置:華聲晨報網 > 新聞 > 輿情 > 正文

失憶小伙流落柳州3年 人臉識別幫他找回自己家人

0評論0時間:2018-07-12 16:48  來源:廣西新聞網-南國今報  作者:-  點擊:次  字號:

   當年在魚峰山身受多處傷被送往醫院救治,清醒后卻記不起前事了

失憶小伙流落柳州3年

人臉識別幫他找回自己和家人

失憶小伙流落柳州3年 人臉識別幫他找回自己家人

圖為詹振江(中)與媽媽以及表舅從福利院出來,前去救助站辦理離站手續。記者 石紅星 攝

廣西新聞網-南國今報 記者石紅星 文/圖 

我是誰?自2015年底被安置到柳州市社會福利院生活后,柳伯安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原來當年他在柳州被發現身受多處傷,被送往醫院救治,清醒后卻失憶了。他對自己身份以及以前的事完全想不起來。因其身上沒有任何證件,柳州市民政部門于是將其安置到社會福利院生活。公安部門通過人臉識別比對,終于幫柳伯安找回了他的真名和自己的人生。7月11日,他的家人從廣東來到柳州,把他帶回家。

失憶小伙:我是誰?

1 時針撥回3年前。

2015年7月29日,魚峰公園保安當天上午在魚峰山巡邏時,遠遠看到有名男子在魚峰山頂,往自己脖子自殘,隨后快步往山下走,一下不見了人影。直到下午,他們才在魚峰山半山腰看到這名男子,他正蜷縮在樹腳底,因失血過多已經昏迷,頸、腹、腕等多個部位有明顯傷口,地上還有一把小刀。保安于是報警。

柳州市公安局巡警支隊魚峰警務中隊民警和120急救醫生,趕到現場將其送往工人醫院搶救。然而,這名受傷男子經搶救清醒后,雖然講話邏輯清楚,人卻失憶了:以前的任何事情,他都記不起來,包括自己的名字和年齡。由于其身上沒有任何證件,無從獲知其親人信息,住院14天傷愈身體恢復后,這名男子被送往柳州市救助管理站接受救助(本報曾在當年7月30日和8月13日分別以《男子自殘 蜷縮在山腰樹腳》《失憶小伙:我到底是誰?》為題連續報道)。

記者了解到,當年8月21日,這名失憶小伙曾被救助站送往廣西救助服務指導中心托養,當年12月又接回柳州,安置在社會福利院生活。對于不知自己姓名身份的安置人員,福利院都會給他們重新取個姓柳的新名,小伙子因而有了個新名字,叫柳伯安。

雖然柳伯安在社會福利院里開始了新生活,但他無時無刻不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誰?叫什么名字?爸爸媽媽都是什么人?

2 找到親人,悲喜重逢

“7月10日上午,自治區民政廳跟我們反饋說,通過公安部門的人臉識別系統,經過比對發現柳伯安好像是廣東饒平縣的一名失蹤人員詹振江。”柳州市救助站副站長徐立波告訴記者,他們于是立即發函請求饒平縣救助站協查核實。對方很快回復,柳伯安確系當地失聯人員詹振江,并提供了其父母電話。

徐立波介紹,他們于是與詹的親人聯系。當日下午,詹在柳州工作的表舅即來到福利院確認,發現柳伯安確實是他們的親人詹振江。詹的父母迫不及待,通過手機與兒子進行視頻通話,“他們都很激動,詹振江已經不認得他父母了,包括媽媽用老家的客家話跟他講話,他也說聽不懂”。

7月10日晚10時,詹振江的父母詹朝興和詹秀蘭,帶著小兒子和侄子、外侄等9人,連夜驅車1000公里,于昨日上午10時許來到柳州;下午,當詹朝興夫婦等人看到兒子詹振江時,不禁激動相擁,喜極而泣。

“我們跟他失去聯系已經3年了。”詹朝興夫婦介紹,他們兩人育有兩子,詹振江為大兒子,今年剛好30歲。他2010年從廣東商學院市場營銷專業畢業后,曾當了一年多的業務員,后來在廣州一家品牌服裝店當主管。平時他們兩三天就會給兒子打電話,但是2015年6月8日,他們突然打不通兒子電話了,到他公司去找,也說人突然不見了。

夫婦倆說,他們以為兒子可能就在廣州,因此這些年都是在廣州以及附近的一些地方找,同時也報了警,但卻沓無音信。 

3 在柳三年從頭學習

在福利院,詹振江帶父母參觀了自己的寢室,給他們介紹了院領導和其他工作人員,以及他們給予自己的關心。

看到兒子臥室寬敞明亮干凈整潔,空調、電視、衣柜等一應俱全,布置得很溫馨,夫婦倆很感動。“要是沒有這么多部門和愛心人幫助,我們兒子后果難以預料。”他們再三向福利院領導和工作人員表示感謝,并向福利院和救助站各送了一面錦旗。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到以前的事,詹振江的回答都是不記得了,直到7月10日他才知道自己叫“詹振江”。他說,雖然總想找到父母,但是他對父母的印象卻是一片空白,包括以前的所有記憶,比如讀書識字等,就像電腦內存被格式化了一樣,全沒了,讓他很痛苦。

不過詹振江并不氣餒,他買來了一本新華字典,天天翻,重新學認漢字和學習寫字;他的拼音也是在廣西救助服務指導中心托養時一名工作人員教他的;普通話則是看著電視重新學回來的。看到他喜歡彈吉他,福利院還專門給他買一把吉他練習,前個月還請來一名老師,教他學吹薩克斯。

“我在這里生活得很開心。”詹振江說。

4 已為5個“無名氏”找到家人

雖然失憶了,但詹振江積極面對生活,長期在院里的健身房跑步機上跑步,身體很好。他曾找到福利院院長黃媛,說自己想獨立,出去找份工作養活自己。

黃媛告訴記者,福利院正在幫他辦理落戶等手續,沒想到公安部門的人臉識別系統把他給“認”了出來。

7月11日下午,詹振江在父母親人陪同下,在福利院和救助站辦完相關手續后,揮手告別自己生活了3年的柳州市社會福利院,“以后我會來看望你們,也歡迎大家去廣東饒平玩。”他依依不舍地對工作人員說,3年前的記憶他已經沒有了,但是這3年來在柳州的記憶將永遠銘刻在自己心中。

記者了解到,詹振江已經是近期由救助站送到福利院安置后找到家人的第5個人。原來,為進一步提高我區滯留的流浪乞討人員尋親成功率,今年5月17日起,自治區民政廳與自治區公安廳溝通協調,決定在全區范圍內開展無法查明身份的流浪乞討人員人臉比對工作,由自治區民政廳收集全區無法查明身份的流浪乞討人員頭像和有關材料,報送自治區公安廳進行人臉比對。

分享到:
【責任編輯:網編lcl】
發表評論 評論數(0)
華聲晨報簡介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微博微信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隱私政策 | 服務條款 | 意見反饋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內容未經本站證實,本站不對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準確性給予任何保證或承諾,僅供讀者參考。本站作為信息內容發布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場;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本站或通過本站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本站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如本文內容影響到您的合法權益(含文章中內容、圖片等),請及時聯系本站,本站將會進行相應處理。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